[試譯] Jean-Luc Nancy: 「共產病毒」(Communovirus)

南希認為,儘管我們各自隔離,但這個病毒之所以使我們團結一心,是因為我們必須一起面對它。這正是好好感受人類社群的機會。

我的一個印度朋友告訴我,他們回家後聊到了「共產病毒」(communovirus)。我們怎麼可能還沒有這樣的聯想?這太明顯了。而且既讓人欽佩、又使人感到矛盾的是,這個病毒來自於共產主義,病毒「團結」(communizes)了我們。這比喚起古老君主制或帝國歷史 — — 那微不足道的「冠狀」(corona),還要來得更有想像力。「共產(團結)」(communo)即使沒有將「冠狀」這個詞彙斬首,也非常適合直接取代「冠狀」的頭銜。

這似乎便是「共產病毒」的第一種意涵,因為它來自於官方宣稱全世界最大的共產國家。但它不只是官方上的宣稱而已,如同習近平主席所言,中國境內嚴重疫情的管控成果,展現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雖然本質上,共產主義的構成是完全拋棄私人財產制度,但在近幾年來,中國共產主義的構成卻是透過集權(或國家)財產與私有財產(包含地主制度)緊密結合的機制。

我們都知道,這種結合方式已讓中國的經濟與科技實力,以及它在全球地位均有相當可觀的成長。它成長的速度實在太快,所以我們很難知道他們是如何透過這種結合的方式,打造出目前的中國社會:在何種意義下是共產主義,以及何種意義下它引入了個體競爭的病毒,甚至是其極端自由主義的極致?此時,武漢肺炎病毒已能讓中國展現集權國家體制的效果。這種效果已證明自身到了中國現在可以協助義大利和法國。

當然,有不乏評論針對中國政權當前享有持續強化的威權權力。事實上,這彷彿是病毒出現在正確的時候來支撐並強化官方共產主義。讓人厭煩的是,共產主義這個語詞的意義,在這裡變得更加曖昧,而且已經飄忽無常。

馬克思在文中寫得非常精確,私有財產意味著集體財產的消逝,並且兩者最後都將會被他稱之的「個人財產」所取代。他所說的「個人財產」,並不是指個體擁有的這些商品(換言之,即私有財產),而是說讓個人自身變得更符合社會規範的可能。有人會這樣說:也就是實現自我。馬克思並沒有多花時間與其他手段深入闡述這一段落的想法,但我們至少能認同,他已開啟一個相當有說服力的 (若非常不明確的 ) 觀點在共產主義的提議上。「實現自我」並不意味著獲得物質或象徵性的商品:它意味著變得真實、有效,並以一種獨特的方式生存著。

接著,我們需要探討「共產病毒」的第二種意義。其實,病毒正在「共產」我們。本質上,它把我們置於一個平等的基礎上,使我們需要在同一立場上團結一心。那就是,它把我們每一個人都阻絕起來,而這只是親身體會我們社群的一種矛盾方法。我們只能在各自獨立之下團結一體。這就是它使我們形成最緊密的社群:我們獨一無二的共感(the shared sense of our uniquenesses)。

在任何狀況下,今天我們提醒彼此團結一心並且相互扶持。這個狀態之中,無數見證與因應防疫的措施四面而來。如果再加上因為交通運輸及產業運作的減緩,使得空氣污染趨緩,而有些人已樂見地預期看見科技資本主義的顛覆。我們不應成為對這種易碎不堪的小確幸表達譏諷的酸民,而是要反過來問問自己,我們在多大的程度上對於人類社群的本性能有更好的理解。

人們大規模地呼籲團結,但整個媒體所呈現的景觀卻是馬克宏趁機宣揚國家福利政策的期望。即使為了我們自己的福利,我們仍感受到是某種力量主要在囚禁我們,這並非出自於個人意願上的自我約束。儘管隔離是一種保護,但我們也體會到它是一種剝奪。

正逢此時,這是個很好的補救教育:我們並不是獨居動物。我們需要見面、需要喝酒、拜訪。除此之外,各種來電、電子郵件與其他社交流動上的激增都顯示出一種人們極為迫切的需求、一種人們對於失去聯絡的恐懼。

這是否意味著我們能更好地反思人類社群嗎?問題出在病毒仍然是社群裡最主要的代表,它介於監視模式與福利模式之間,只有病毒保持作為人類共同的財產。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將無法理解超越集體與私有財產意味著什麼。換句話說,超越了普遍的財產,且也超越了根據主體(人)所擁有的客體(物件)的條件。這個「個人」的特質,甚至對他們自己而言,馬克思如是說,它是不能比較、無法同化的。它並不是擁有「商品」。它是種獨一無二、獨特可能性的實現,定義上來說,只有介於所有人以及與所有人之間 — — 同時也是抵抗所有人或是包含所有人,但總是在關係與交流(溝通)上。這種價值,它既不是普遍的等值貨幣的一種(金錢),也不是被勒索的「剩餘價值」之一。它是種無法透過任何方式計算衡量的價值。

我們能夠在如此困難、甚至讓人眼昏的方式思考嗎?好處是,「共產病毒」迫使我們回頭來問自己這個問題。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凸顯它的價值,最後,才動身去消滅它。否則,我們最終將會回到原點。儘管我們會鬆一口氣,但我們還是要為其他流行傳染病做好一切的準備。

-

Reference:

代號 CY,文字工人,副業是手寫視覺,研究處理身體、STS與科技哲學,書寫常涉及電影與音樂等各種媒介。文章發表散見於《The Affairs 週刊編集》、《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相關合作請寄cy.handwrites@gmail.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