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收看《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影視版,所以這部分我無法評論。不過談及《十年台灣》整體對未來的想像,嚴謹一點來說,或許是因為創作者對未來抱持悲觀的想法,所以在作品上幾乎沒有什麼「對未來的想像」,或者說是對未來想像的困乏。不過,若持這種科幻未來般的觀點,《睏眠》反而做的滿生動的。我之所以喜歡《路半》,比較是因為它深刻聚焦於單一個主題上,而非過度地展開談論許多我們都知道的現況,他所提及的主題,關於鄉村與未來,也不是十年之內會有變化的(也可能是導演選題沒想深思的結果),這麼題目很大,可能要把時間軸拉得更長。

我想《十年》系列會有一個問題就是,十年作為一個未來的想像,要怎麼思考?剖面怎麼切入?如果監製並未插手給予框架,創作主題上的自由與以五部短片作為主體的《十年》系列之間的關係,基本上仍需有一定的緊密程度,否則也就不需要做成《十年》。(這也是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未入圍其他獎項,而只單獲最佳電影最大獎的爭議所在。)

很謝謝你的想法,可能這部份還需要再看過日本與泰國版本,才有更全面的思考跟討論。

代號 CY,文字工人,副業是手寫視覺,STS與科技哲學,書寫常涉及電影與音樂。文章發表散見於《The Affairs 週刊編集》、《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相關合作請寄cy.handwrites@gmail.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